• 集团成员
  • 人力资源
  • 用人理念
  • 招聘职位
  • 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 » 新闻中心  » 媒体报道

    《网易财经》:传统业务萎缩 创新型业务增长较快-周文明

    2012-07-19 11:50:00来源:本站浏览:1780

    网易财经6月22日讯 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、四川省人民政府主办,中国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中心、APEC中小企业服务联盟和四川博览事务局承办的第四届APEC中小企业对话世界500强财富论坛于2012年6月22日在中国成都·世纪城娇子国际会议中心举行。

    下面对话的主题是“晚间专场论坛:[强化实体经济,重振实业精神]”。

    以下为重庆中交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周文明讲话实录:

    主持人(易观国际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于扬):我们有两位的产品是卖给企业,有一位他的产品是卖给消费者。虽然不可能代表我们整个经济的所有部分,但是也是比较有典型意义的企业。我想先问各位一个问题,从周总开始,今年生意怎么样呢?

    周文明:实话实说,我们的传统业务,有萎缩,或者说有一部分增长,但是增长很少,因为产品有很多种嘛。创新型的就是有技术含量比较高的,同时竞争对手比较少的,大概通过几年的准备之后,在市场上找到新的领域,这部分开始在增长,所以我感觉从这种一般的眼光来看,如果没有提前做准备的业务,肯定有影响,无论是银行房贷,还是国家也好,幸好我们提前做了准备,在产品上下工夫。再有就是废料回收利用,这一面从政策需求也好,还是竞争对手的差异化也好,都比较有竞争力。

    主持人:原有的路径的有一些调整的准备?

    周文明:嗯,对。

    主持人:这部分速度快一些?

    周文明:我补充一下,比如说现在很多重大项目,除了5月份,这部分业务实际上是在废料这部分是今年开始的。

    主持人:虽然徐总讲到了基因跟食品不一样,但是我们了解基因这些是高投入高产出的,投入期的风险也是很大。前段时间我在大连基因论坛,基本上给我的讲法是今年的挑战非常大,特别其中有一个企业家是做家居的,4月份消费者就不买东西了,一下子比去年的4月份同比,而是迅速下滑。另外,从国际市场大概都知道这个消息,包括美元,第三次量化跟踪,也都是因为不匹配。我们回来看中国,为什么会是这样呢?我相信另外一位企业家在场的话,也会传达同样的信号。徐总我听明白了,放缓本身就是一个挑战,GDP10%的增长,低于两位数的增长本身就是一个挑战。到底发生了什么,周总给我们先讲?

    周文明:站在我们这个行业角度来讲,我们是一个跟国家宏观经济形势密切相关的行业,但是又不非常相关,我觉得如果站在整个行业,本身不站在这个企业的角度,第一个发生的大家都清楚了,四万亿大家反思了很多事。四万亿确实给这个行业创造了很多机会,尤其是短期的机会,但是也带来了疯狂。当国家的投资力度放缓了以后,很多企业实际上是没有准备。这里面对企业来讲带来了几个问题,第一个是因为僧多粥少,所以企业的毛利率下降很快,今年我感觉有点像98年,三角债的时候,这个时候是非常明显的。所以说另外一个因素就是企业的内在因素,成本的大幅度上升。今年年底嘛,财务报表拿出来,11年,12年,我相信毛利率下降了40%到50%,那么对企业来讲,利润有可能接近于零,这还是比较好的企业,其实企业的价值在大大的下降。因为这个工业品跟消费品是两个,但是关联性很强。这个拐点,只要在持续,就一定会到来。

    我想补充两点,关于钱到哪里去呢?一个是静态的,一个动态的。从企业来讲,无非服务两样,一个是实体经济,一个是金融市场或者是资本市场。什么是本呢?肯定实体经济是本,是吧,是体。金融市场应该是工具。金融市场要有助于实体经济的发展,但是现在的问题是这两者严重的不对称。首先是在实体经济价值的低创造的过程中,这部分钱流动性很差,就是这个钱没有办法继续往返的循环创造价值,当然这个钱就不值钱了。在金融这部分上,这部分钱,因为我不是搞金融的,但是这部分钱肯定没有对实体经济起到良性的促进作用。

    第二个,我们说钱几年前的一块钱,和现在的一块钱,它的价值对企业来讲是大大不同的,企业的成本上涨了以后,导致了企业的溢价能力,创造价值的能力降低,这个在创造的过程中,钱也越来越不值钱,我觉得并不是钱到哪里去了,而是钱越来越不值钱,而是创造价值的能力降低了。

    主持人:所以今天的情况,已经从用工荒的问题,逐步进入了劳动力的市场,是一个待业状态,而且是结构性的状态。除了我们说的失血的问题,还有什么让这些老板选择了跑路呢?

    周文明:今天写了一个实业精神,是我们要思考的一个问题。不是说企业家一个人做的,我想就是说我们国家对于知识产权的保护,是我们这类型的企业碰到的最头疼的问题,只要你开发一个新产品,第二年造假的也好,模仿的也好,因为产权保护的力度很弱,所以导致了创新的企业心情非常悲观,创新一个产品不是那么容易的,要多少人,多少钱,多少时间来坚持,来熬的,当我们把这个产品开发出来了以后,第二年你会发现市场上有大量的假货。从专利,商标,配方上也好,都会有出现,我们国家转型是什么,一个是知识性企业,一个是服务型企业,这个转型内在价值比较大,我们国家对于这类型企业的保护,我还不说别的保护,就是知识产权本身的保护,自主创新对创新的保护,对企业家创业精神的保护,让我们感觉到比较悲伤的。

    主持人:对企业家实业精神的保护,也是不受到一个资源有效配置,这也是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吧?

    周文明:这样就导致企业的恶性竞争。

    主持人:互联网加保安服务,是不是意味着互联网加一个什么东西,比如说谷歌,谷歌是互联网加小广告,中小企业原来做不起小广告,我是从北京来的,但是今天的搜索关键词,几毛钱就可以,但是从谷歌每年创造了几百美金的广告。这个以前不可想象,挣的群不是广告费。类似的例子你们还可以想,所以我想问问各位嘉宾,回到我们说的问题,到底怎么办,实体经济这么多挑战。比如说京东,京东本身来讲它的模式就是卖东西嘛。其实互联网加上一个今天最实体的一种模式,能不能给我们带来新的动力。我想先问问周总。

    周文明:刚刚主持人给我们提供了一种思路,作为企业来讲还是创新,创新来讲,企业发展离不开创新,创新的主力很多,只要还在这个实业就离不开创新。因为你凭什么比人家准更多的钱,因为是你提供的服务和价值比人家好,或者是更满足社会需求。某种东西加上互联网,确实是一个很好的方式,十几二十年创造了很多奇迹,非常厉害的公司。

    第二个,我想提一下,传统领域中,像我们这样的企业为例,可以有很大的突破。像我们这种铺路,创新要怎么创新?有一条路是摆在我们的面前,作为传统领域里面的资源利用,是一个巨大的市场,这些年我们知道以基础工业材料上涨带来了资源的成本上涨,是一个很多企业都在面临的很困扰的问题,食品也是这样的,刚才上海第一食品的老总也讲了,这个成本怎么来的呢?国家过去这些年,包括劳动成本也好,原材料也好,依赖于低附加值的利用,带来了经济的比较快速的发展,但是资源的成本肯定是越来越贵。简单的比如说我们修路,石油沥青,我们三年前就开始着手这件事,我能不能把市面上的这些废料回收再利用,这是一个巨大的市场,这个市场马上来临。我们是民企,干不过中铁,但是在资源回收利用这个领域,需要更多的耐心,需要更多的技术创新,这类创新上,民营企业比国有企业更具有活力,更愿意花钱去做。就是创新不一定是说,一定是跟互联网,互联网是一种方式,做新的,发现一些新的市场的创新,这也是一种创新。    第二,都要求利润,价值创造利润,第二个就是怎么样控制成本。看上去大家都在做,把传统领域加上互联网,实际上就是一种成本的控制创新。我就减少了很多中间环节,比如说农产品,让直接种菜的人跟超市的人对接,让企业的附加值更高。